走进乌托邦: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




走进乌托邦: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

mondragon corporacion cooperativa

【原编者按】在全球化的浪潮和资本主义的夹击中,蒙德拉贡的存在既像一个孤岛,又像一个奇迹。 今年“五一”,英国《卫报》报道了欧洲出现的工人接管倒闭工厂的新闻,引起人们对合作社运动的关注。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后,工人们拒绝接受工厂关闭自己失 业的现实,自己接管了工厂。在法国,2010年以来平均每年有30家以小公司为主的企业变成了工人合作社。在西班牙,仅2013年一年就有大约75家企业 被其前员工接管。据统计,目前欧洲有大约500家倒闭的工厂被前员工接管,它们大多数集中在西班牙,也有一些位于法国、意大利、希腊和土耳其。马克思曾高度肯定过合作工厂,认为其“是在旧形式内对旧形式打开的第一个缺口”,证明了资本主义制度将被生产者联合的制度所代替的可能性。 如今,合作社运动发展得如何了?这种新的社会经济形式在资本主义的包围下能生存下去吗?

走进乌托邦: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

西班牙工人合作社系统——蒙德拉贡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工人合作社,拥有257家公司和合作社,已经成为西班牙第十大集团。截至2014年,它有 7万名合作社成员,企业分布在五大洲,2014年收入达到125亿欧元。他们的业务无所不包,现在已经发展成为跨行业合作制联合体。

从2008年开始的世界性经济危机对西班牙的经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性影响,失业率一直在20%的水平居高不下,但是蒙德拉贡合作社中,却没有一个工人在这场经济危机中失业。

在全球化的浪潮和资本主义的夹击中,蒙德拉贡的存在既像一个孤岛,又像一个奇迹。自从它在1950年代成立以来,它的声誉传遍国际,类似的模式 也在英格兰、威尔斯、与美国发展起来。蒙德拉贡的经验,对于解决当下欧洲工人的失业问题、中国新生代农民工的问题,都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合作社蒙德拉贡的由来

蒙德拉贡系统是由一位天主教神父何塞·玛丽亚·阿里斯门迪 (Don Jos’e Maria Arizmendi)所创立。1941年神父第一次来到蒙德拉贡这个被西班牙内战毁坏的市镇,1943年,想要解决当地就业问题的他,为没有机会接受教育 的工人子弟建立了一所初级技术学校。

1956年,这所学校第一届的五位毕业生在他的教导之下,创建了一家生产煤油炉的小型合作社工厂,工人本身有拥有权及管理权。这个工厂便是今天蒙德拉贡的核心合作社——法哥合作社(FAGOR)的前身。

1956年恰逢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期,因此给了蒙德拉贡一定的市场空间。神父想要从互助免除剥削关系,创立一种新的优于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蒙 德拉贡地区在西班牙属于分裂分子盘踞的边缘地带,当地的主流文化和生活习惯与西班牙大多数地区都不一样,政府和市场都忽略了它,而这也成为它发展的土壤。 起初,蒙德拉贡仅有一万多人,毫无基础设施。蒙德拉贡人在一种没有国家支持的艰难情况下开始了他们的工业化。

1959年,蒙德拉贡建立了他们的第一家劳动者银行。这家银行奠定了蒙德拉贡发展的基础,发挥中央银行的角色,去支持新合作社的成立,并且鼓励 研发。他们负责了合作社内部的全部社会福利制度。银行的雄厚实力来源于蒙德拉贡所有合作社的个人账户都存在这里。只要成员进入合作社,除非选择退出,否则 个人账户上的工资、养老金等都不能从银行取出。因此企业的盈余和个人的盈余都在银行里。

1959年他们开始建立社会福利的制度,1964年后,他们进一步成立了一个跨合作社联盟,鼓励合作社内部建立市场。1991年,为适应欧洲统 一市场的竞争环境,该地区的众多合作社又联合起来,组建了蒙德拉贡联合公司(简称MCC)。目前,MCC已发展成为集工业、农业和农产品加工业、商业、金 融、教育和培训、科研和信息、服务等100多家合作社为一体的跨行业合作制联合体。成为欧洲乃至世界最大的合作社集团。

现在这个合作社系统里包括有83个工业合作社,1个信用社,8个教育合作社、4个农业合作社、1个消费合作社,10个研究合作社,7个服务合作社,至今这整个系统的净值达数十亿美元。

走进乌托邦: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

  图为蒙德拉贡合作社自成一体的系统架构

合作社所有劳动者都是所有者

发展至今,蒙德拉贡靠的是坚持“合作、参与、社会责任和创新”四个价值观。

蒙德拉贡合作社的社员既是劳动者,又是所有者,社员利益与企业发展荣辱与共、休戚相关。参加蒙德拉贡合作社的工人都集体拥有并控制这个企业,施 行工人民主管理,通过每年的社员大会来决定谁担任管理职务。生产什么、如何生产、在哪里生产和利润如何使用等一切基本决策掌握在工人手里。

蒙德拉贡工人合作社坚持参与管理,警惕官僚主义,坚持生产者和所有者不能分离。财富的分配是建立在团结的基础上,所谓“团结经济”就是对社会有参与,对工厂有认同。蒙德拉贡工人合作社绝不生产不环保、没有用的产品,坚持自身的生存价值和文化。

为了让社员尽可能不丧失对企业的控制,蒙德拉贡还规定了每个合作社的人数,一旦合作社人数膨胀到一定数量,就强行拆分成小合作社。

蒙德拉贡有着宽松的加入和自由的退出机制,靠自身的优越性来吸引成员。2008年经济危机,所有企业都在裁员的时候,蒙德拉贡坚持不裁合作社成 员。在内部管理上,它坚持高度的自主权,依靠内部的民主管理制度,主权归所有劳动者所有。在资本使用上,蒙德拉贡把资本当做工具,同时又控制工资差距。起 初,蒙德拉贡的最高与最低工资之间不得超过1:3,现在逐步调整到1:8。

互利合作、内部交换也是蒙德拉贡的核心精神之一,与一些大型资本主义企业不同,蒙德拉贡不鼓励竞争,鼓励内部合作、技术共享,建立良性的内部合作机制。它尊重劳动者的劳动价值,不因为产品本身的价值而产生工资上的差距。

蒙德拉贡合作社来自底层,初衷是解决这个小镇的生存。为了赢得市场,他们要实现生产的产品要比市场上的性价比更好,证明工人合作社机制比资本主义更优越。1974年,蒙德拉贡的职业学校变成研究中心,专注产品研发,并逐渐发展成为今日的蒙德拉贡大学。

在合作社运作过程中还坚持以下十个基本原则,正是这十项原则让蒙德拉贡在坚持初衷和确保发展上寻求平衡:

自由加入。MCC向所有能够证明自己胜任合作社工作的人开放;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政治观点、不同民族和不同性别的人,在加入合作社时,均不受歧视。

民主管理。MCC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由全体职工组成的社员大会;社员大会遵循“一人一票”制,而无论其投入“股金”多少;MCC所有成员,在占有和了解信息方面权力平等。

劳动者主权。MCC认为,劳动者是改造自然、社会和人类自己最重要的因素,劳动者享有合作社最高权力,包括分配劳动成果的权力。“在MCC工作,劳动不是谋生手段而是乐趣”。

资本处于从属辅助地位。MCC认为,是劳动创造财富,资本只是一种工具,从属于劳动,是合作社发展的必要条件;资本的积累应当与个人的贡献挂钩。

社员参与管理。MCC的民主办社理念,不仅体现于入社资格的开放性方面,而且还体现在建立和形成了良好的社员参与机制等方面,使所有社员实行自我管理并通过多种渠道参与合作社管理工作。

报酬的一致性。MCC内各合作社实行统一的工资确定方法;合作社按工作岗位、工作业绩的不同,制定不同的工资标准,以体现社员对合作社的贡 献;MCC还可以通过横向调剂,确保所属合作社或子集团间社员工资水平不会出现太大差别。从整体看,MCC普通员工的工资高于社会平均水平,而领导层工资 则低于社会的平均水平。在公司内部,薪金最大差距是1:4(在大多数合作社),有些调到了1:8。

合作社之间的合作。MCC认为,为了实施“一致性原则”和提高效益,必须建立合作社之间的合作机制。MCC通过建立统一的和可以流动的劳动制 度,以及实行生产经营上的协作,促进内部利益共享。MCC与巴斯克自治区的其他合作社开展合作,促进共同发展。MCC还与西班牙、欧盟和世界各地的合作社 进行广泛的合作,促进了合作社运动的全面发展。

推动社会变革。MCC致力于以合作社为主的各项活动,为社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贡献。包括: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建立符合合作制原则和社会保障制度,并与当地经济、社会组织密切合作,创办公益事业等。

普遍合作。MCC在社会经济各个领域,主张实现和平、公正和发展的目标,主张缩小贫富差别。

发展教育。MCC的创业者们认为,要想使合作社得到发展壮大,必须要有高素质的领导和员工。为此,需要投入必要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来开展各方面的教育和培训;通过对合作社成员的培训,让他们深入了解合作社的原则和制度,提高他们的专业素质和水平。

走进乌托邦: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

走进乌托邦: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

合作社留下来就是成功

蒙德拉贡也在理想与现实,以及来自左右派的批评夹击中艰难生存着。左派认为他们是改良主义,没有参与到更前线的工人运动中去。右派则直接批评他们违背了资本生产的逻辑。

1986年,西班牙加入了欧盟,西欧的资本大量进入,移民工生产成本大大降低。90年代,蒙德拉贡遇到全球化的更大危机,为了不在全球化强大的 资本动力下倒闭,以及本土合作社的工人不失业,蒙德拉贡聘请了大批雇佣工人,非合作社工人的比例越来越高。目前,蒙德拉贡虽然仍保有7万人,但比起高峰期 的10万人已经出现了下降。蒙德拉贡也在中国投资设厂,但因为无法纳入蒙德拉贡的内部合作体系、法律制度障碍等等原因,这些工厂都不是合作社性质的。

面对批评,蒙德拉贡人直言,站在道德高地上批评很容易,但当项目落地,就必须考虑很多实际的状况。1956年到1986年,蒙德拉贡仅倒闭三家 工厂,这是同时期以美国为代表的其他国家的工厂倒闭率所无法比拟的。为了保证西班牙本地合作社工人不失业,只能牺牲在中国等其他地区工人的利益。资本本身 没有属性,它只是工具,关键看人怎样利用。一方面,没有资本就无法存活,另一方面,蒙德拉贡人又要小心翼翼地处理与资本的关系,以免被资本吞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