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帝国的日耳曼统治




西班牙帝国的日耳曼统治

西班牙帝国的日耳曼统治

西班牙的日耳曼统治(5-8世纪)

随着罗马帝国衰退,第一个日耳曼部落在5世纪侵入西班牙。西哥特人、苏维汇人、汪达尔人(Vandals,是429年在金塞里克【Genseric】国王领导下进入非洲并且到439年建立了除了西西里、科西嘉、撒丁尼亚、马耳他、巴利阿里群岛【Balearic Islands】之外的罗马非洲省【突尼斯】的一个王国的一个东日耳曼部落)和阿兰人(Alans,第一个千年里说源自塞西亚-萨马提亚语【Scytho-Sarmatian】且进化成现代奥塞梯语【Ossetic language】的东伊朗语的萨马提亚部落的一群亚欧游牧者)跨越比利牛斯山脉到达西班牙。415年罗马化的西哥特人进入西班牙。在西哥特人的君主国皈依罗马天主教和征服西北混乱的苏维汇领土和东南的拜占庭(330-1453年)领土后,西哥特王国(418-711年)最终包围了伊比利亚半岛的一大部分。在罗马帝国衰落后,日耳曼部落入侵了前帝国。几个日耳曼部落定居下来并在欧洲的各个部分创造了罗马人的继承王国。伊比利亚在410年后被西哥特人接管。

311fbc5bca1404702183

在伊比利亚半岛,就像在别处一样,帝国的衰落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在西班牙罗马帝国的衰落并没有准确的日期,而是贯穿3、4、5世纪有西罗马帝国渐进的“去罗马化”过程和中央权威的衰弱。在同一时间,定居在“边界”(limes,罗马帝国沿着莱茵河和多瑙河的强化边界)的两边的日耳曼和匈人(Huns,第一次从伏尔加河【俄罗斯西部】东、前西塞亚人的地区出现,与阿兰人有纠缠的迁徙的一群游牧民族)部落经历了一个罗马化的过程。比如西哥特人在约360年皈依阿里乌教派(Arianism),这甚至是在他们被匈人的扩张逼入罗马帝国领土之前。

在406年冬天,利用冰冻的莱茵河,(日耳曼)汪达尔人、苏维汇人和 (萨尔马提亚人【Sarmatians】,古典时代【Classical antiquity,前8世纪-600年】的一个伊朗民族,繁荣于约前5-4世纪) 阿兰人武力入侵罗马帝国。3年后,他们跨过比利牛斯进入伊比利亚并瓜分了约等于现葡萄牙到远至马德里(西班牙中)的半岛西边部分。同时,西哥特人在两年前洗劫了罗马城,在412年到达这一地区建立了图卢兹(Toulouse,法南)的西哥特王国,并逐渐地以汪达尔人和阿兰人的损失为代价把他们的影响力扩大到了伊比利亚半岛,汪达尔人和阿兰人动身进入北非而没有在西班牙文化留下许多永久痕迹。西哥特王国移都托莱多(Toledo,西班牙中)并在琉非吉奥德(Liuvigild)的统治时达到了一个高点。

西班牙帝国的日耳曼统治

有点很重要,西班牙从没有经历对古典文化的兴趣衰退到像不列颠、高卢、伦巴第(意北)和日耳曼那样明显的程度。西哥特人倾向于维持更多的罗马体系,且他们对法典有独特的尊重,导致了从415年西哥特在西班牙的统治开始到711年传统被认为西哥特统治的结束期间多数时期持续的体系和历史记录。

尽管量减少了,西哥特众王国与地中海的接近和西地中海贸易的连续性支持了西哥特文化。阿里乌教派西哥特贵族脱离当地的天主教人口。西哥特统治阶级向君士坦丁堡寻求风格和技术同时西哥特政权和文化的对手是天主教众主教和被拜占庭政权对科尔多瓦(Córdoba,西班牙南)的短暂侵犯。

西班牙帝国的日耳曼统治

西班牙天主教也在这一时期合并。西哥特王国的统治时期经历了阿里乌教派短暂地在西班牙传播。托莱多委员会(Councils of Toledo,宗教会议)辩论在正统天主教中的教义和礼拜仪式,而546年莱里达会员会(Council of Lerida)束缚了神职人员并在罗马的赐福下扩大了法律对神职人员的权力。587年,在托莱多的西哥特国王, 雷卡雷德一世(Reccared I)皈依天主教并在西班牙发动了一场运动来统一存在在这片土地上的各种宗教教义。这结束了关于阿里乌教派问题的争议。(参见西班牙的罗马天主教历史【History of Roman Catholicism in Spain】)

0ee17cfae6cd7b895034fbc90f2442a7d8330e03

西哥特人在西班牙从古典时代晚期(Late Antiquity,2-8世纪)继承了一种封建制度,在南边基于罗马别墅体系)villa system),在北方利用他们的封臣提供军队作为保护的交换。西哥特军队的大部分由从乡下招募的奴隶组成。建议西班牙的西哥特众王并使他们的统治合法化的松散的贵族委员会对招募军队负责,且只有他们同意国王才能召集士兵。

西哥特统治的影响没有被全社会广泛地感受到,且当然不能与罗马帝国庞大的官僚机构相比;他们倾向与作为一种温和的野蛮人来统治,对国家和经济事件没有兴趣,为个人利益而工作,并且这一时期也几乎没有文学遗产留给我们。他们直到穆斯林统治都没有与西班牙人口融合,宁愿保持分开,而西哥特语对现代伊比利亚众语言也只留下了极小的印记。

最明显的影响是城市人口因为移到乡下而减少。甚至当与法国和日耳曼这时期的饥荒相比西班牙享受了一定程度的繁荣,西哥特人也几乎没有感到有理由为他们的人民和国家促进福利、永久和基础建设。这助推了他们的倒台,因为8世纪当摩尔人到来时他们不能依靠他们国民的忠诚。

—————————————————-

西班牙海川国际商旅

地接导游 | 包车自由行 | 定制行程

预定服务 | 体验类活动 | 商务接待

机场接送 | 西葡深度游 | 展会翻译

长按二维码图片自动识别加关注

↓ ↓ ↓ ↓ ↓ ↓ ↓ ↓ ↓ ↓ ↓

www.youspain8.com

旅游咨询专线 : 0034 – 667 566 931

客服 | 微信/QQ : 6564819

邮箱:info@youspain8.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